北京快乐8技巧|北京快乐8澳客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日文版
公告:  
 文章正文

探秘白馬氐

2015-04-17 點擊數:2868

 

    出廣元盤龍機場,沿廣甘高速溯白龍江一路向北,近二百公里即到甘肅文縣。

白龍江是嘉陵江的最大支流,發源于甘南,與秦嶺、淮河同為中國地理上亞熱帶與暖溫帶的重要分界線。白龍江右岸支流白水江在文縣的玉壘坪匯入白龍江,并橫貫文縣東西。

文縣,古稱陰平,由甘肅入蜀的陰平古道就在此地,三國時期魏大將鄧艾偷渡陰平的戰例也發生在這里,可見文縣地勢之險要。蜀道難,隴道更難。

  文縣是岷山山脈與西秦嶺山脈交匯處,境內峰谷交錯,溝壑縱橫,摩天嶺、插崗嶺兩大山脈橫亙于文縣縣城南北兩側,白水江穿過小城。由于地處亞熱帶,文縣與整個甘肅的氣候迥然有異,人稱“隴上小江南”。

獨特的地貌使文縣保留了一片原始而純凈的自然生態和獨特絢麗的人文風情,有千年歷史的白馬寨就坐落在云海蒼茫、與世隔絕的高山之巔。

  我們探訪的白馬氐大都分布在陜川甘交界的平武、九寨溝和文縣,而尤以白水河流域的文縣鐵樓鄉最為集中。

  由白龍江上溯至白水江,再逆流至白水河,水流盡皆灰白色,這與白水江特有的灰白色石灰巖質有關,而恰恰是這汩汩滔滔的高山白水孕育并浸潤了白馬氐這樣一個神秘的部族。

央視曾于2013年底播出紀錄片《探秘東亞最古老的部族》,這部紀錄片主要拍攝地就在鐵樓藏族鄉。建國初,當地政府將白馬氐登記為藏族,但白馬氐并不懂藏文,也不信奉活佛和喇嘛,卻篤信原始宗教,風俗習慣與藏族差別很大,且不與外族通婚,也不與其他藏族通婚。那么,白馬氐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民族呢?我們急切期待著與這一原始部落的近距離接觸。

出縣城往西,不遠就是白水江的支流白水河,沿白水河逆流而行25公里,進入鐵樓鄉。白水河兩岸山巒迭嶂,巉巖兀立,植被豐盈,水草肥美,河水洶涌湍急,逐漸由灰白變綠,不時看到懸河而臥的廊橋,簡單的原木搭建,結實而實用,與山寨、古樹、藍天融為一體,陡增秀麗。

沿途經過的幾個村寨大都掩映在半山腰密林之中,寨口清一色的水磨坊,顧自轉動著,頓生江南水鄉之韻味。路邊不時走過一些驢子,悠閑地啃著青草,并不怕生人,陪同的文體局老班說,這是當地的閑驢,原為鄉民爬山馱運之用,現在村村通了路,驢子就閑了起來。

一輛越野車戛然而止,車上下來一個粗壯黝黑的漢子,一副墨鏡在額頭上卡著,不容分說,跨上前來,猛拽開車門,用力跟我們握手。老班介紹,漢子是鐵樓鄉的曹鄉長,是一個純正的白馬氐,曹鄉長說,老班也是白馬氐,這讓我們大吃一驚。從兩人穿著和言語中,并沒有感到區別于漢人的地方,這未免使我們略感失望:白馬氐的風俗習慣究還保存了多少呢?

此前,我們已知曉,白馬氐的民族風俗只有在春節期間才有比較集中的展示。時值仲夏,顯然,我們來的不是時候,然而,曹鄉長的激情很快打消了我們的疑慮,他一路上幾乎是跳著唱著為我們講解白馬氐的風土人情,給我們管窺全豹的感覺。

沿山路盤旋而上至半山腰,有一山寨依山坡而建,這就是入貢山村,近400人,全為白馬氐。相傳,從前誰要入住此寨,先得給頭人進貢,入貢山由此得名。入貢山是民族文化保存最多、最全的村寨之一,此行雖然沒有看到原始的民族舞蹈表演,卻在村民家中隨處可見面具、刺繡、泥塑、木刻、沙嗄帽、毛水毯、番鞋、三眼銃之類的跳舞道具,樣樣稀奇古怪,匪夷所思。

白馬氐最負盛名的舞蹈當屬池哥晝。池哥晝俗稱鬼面子,有人類民俗學活化石之稱。白馬氐雖沒有自己的文字,相互間卻有自己的語言,曹鄉長跟寨子里的老人打招呼時,說的就是白馬氐語。

“池哥”在白馬語中是面具的意思,“晝”有舞的意思。春節期間,白馬河畔的村村寨寨都有表演“池哥晝”的習俗,舞者頭戴面具,扮成“山神”、“菩薩”,敲鑼打鼓,從山梁走到山谷,挨家逐戶歡跳,意在驅鬼除惡,驅邪消災,以祈求新的一年吉祥和順。整個場面古樸狂野,莊重熱烈,既神秘又熱鬧。

池哥晝的舞蹈隊列,一般由九人組成,均為男性。其中四人扮成山神,叫“池哥”,為四弟兄,象征白馬氐祖先達嘎、達瑪的四個兒子;兩人扮成“菩薩”,也叫“池姆”;兩人扮成夫妻,又叫“池瑪”,還有一個十多歲的孩子扮成猴娃子。四個“池哥”頭戴青面獠牙的木雕彩繪面具,上插錦雞翎,翻穿羊皮襖,背負一串銅鈴,足蹬牛皮靴,左手持寶劍,右手握牛尾刷,形象兇猛,舞步遒勁,舞姿糅合殺野豬、打老虎、剝猴皮的動作。

兩位“池姆”,頭戴菩薩面具,慈眉善目,端莊秀麗,身穿灑脫綺麗的寬袖對襟長裙,手持一方花手巾,緊跟“池哥”之后,以模仿種莊稼和家務活為主,舞姿柔和優雅,輕盈飄逸。夫妻“池瑪”,丈夫身穿麻布長衫,頭戴草帽,妻子身著傳統婦女裝束,唱說白馬藏人的苦難和歷史變遷,頗像現在的嘻哈歌曲RAP,不同的是摻雜著傷感、悲壯和激情。猴娃子臉上則抹鍋墨,衣衫襤褸,說笑話,唱怪歌,前后隨意亂唱狂跳,喜樂無常,其相當于戲劇中的丑角,主要是逗樂,增加歡樂氣氛。

關于池哥晝的起源,當地有很多說法。一種說法是,很久以前,白馬氐建立的國家被推翻,受盡了外族人和土司的欺侮。有一年農歷正月十五,白馬氐利用給土司進貢的機會,派了兩個英俊的小伙子扮成美女,并由四個頭戴面具的彪形大漢護送,身藏利刃,在土司觀看舞蹈時將其殺死。后來,這種頭戴面具跳舞,逐漸演變成了池哥晝。

白馬氐所說的國家,或指西晉滅亡后,繼起的氐人在隴南境內的西漢水、白龍江流域先后建立的仇池國、武都國、武興國、陰平國之類的政權,“仇池五國”曾先后擊敗前趙、后趙、前秦、后秦、東晉等國無以計數的攻擊,與中原20多個地方政權抗衡達380多年,一度輝煌。

據《史記?西南夷列傳》、《漢書?地理志》、《三國志?魏書》、《北史?氐傳》、《華陽國志》、《括地志》等古籍記載,西漢水、白龍江流域及涪水上游,是古氐原始分布所在。古代氐族有十多個部落,以白馬氐為最大。另據《陰平國考》:“陰平雖稱古氐羌地,然考東漢以前,諸羌部落,似猶未至陰平,其在陰平者,白馬氐而已。東漢以后,羌氐錯雜,而以氐為主”。

乾隆年間《山川?直隸秦州》“文縣”條下記載:“白水江,在城南,……民居水上者為白水氐。”以上足以說明白馬氐是白馬氐人的后裔。唐以后,氐族雖經過數次大的遷徙,逐漸與漢族、藏族以及其他民族融合,但郡內的氐族仍然很多,原有的王候部落組織仍然存在,鐵樓鄉就是白馬氐的典型集聚地。

時至今日,在文縣民間,仍把白馬氐稱為番,或白馬番、白馬夷。由此可見,白水河流域的白馬氐祖先乃氐人無疑,而建國初白馬藏人的界定顯然不妥,稱之為白馬氐人更為準確。池哥晝這一原始舞蹈的起源傳說恰恰為白馬氐的歷史提供了旁證。

池哥晝中猴娃子臉上抹鍋墨的習俗頗為有趣。抹鍋墨一般在平輩之間往臉上抹,爺孫之間也可以相互抹,其中含有逗樂的成分。白馬氐認為,臉上被別人涂抹上鍋墨,是對自己的尊重和祈福,應高興地接受。被抹鍋墨后,不能立即洗掉,一定要保持到傍晚或天黑,這樣可以除舊迎新,洗掉晦氣,來年會吉祥如意、萬事順心。

正是基于這種愿景,有的寨子甚至把抹鍋墨當作請客之禮,因為人們都在場里參加祭祀娛樂活動,想請親戚朋友又不好意思,怕請不動,就往臉上抹鍋墨,以到自家洗臉為由,請到家招待,久而久之,抹鍋墨成了一種習俗。有的寨子甚至還把抹鍋墨當作示愛的方式,小伙子往姑娘臉上抹鍋墨,姑娘追去,嬉鬧于山間叢林,于是,演繹了一樁樁浪漫的情事。

除了池哥晝,白馬氐還有很多神秘的民間舞蹈,無不兼具祭祀性、儀式性、自娛性、民俗性等多重特征:有戴面具的,也有不戴面具的;有固定角色的,也有眾人參與的;有按鼓點跳的,也有按歌聲旋律跳的。

說到唱歌,就不得不提敬酒歌,白馬氐來客必敬酒,敬酒必唱歌。白馬氐的敬酒歌,高亢嘹亮,熱情奔放。敬酒歌大體有兩類:一類是酒曲,不僅有固定的詞曲和用途,還有固定的演唱時間,如早上、中午、晚上、半夜、天亮各有酒曲,接待送新娘的新客和接待娶親的人有不同的酒曲,不得混唱,唱混了會遭到恥笑;另一類是后人創作或即興演唱的酒歌,這類敬酒歌比較靈活,碰見什么人,就唱什么詞曲,正所謂“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酒歌有幾十種曲調,但歌詞不能亂用,要搞清稱呼、輩份和職務。唱酒曲是給誰敬酒就給誰唱歌,一般分坐兩排對唱,你問我答,未答上的要罰酒喝,并要當面請教,對方才告知答案。


北京快乐8技巧 新时时五星通选技巧 网投送彩金58元易游手机客户端下载 黑龙江时时三星走势图 彩票送28彩金免费 2o选五走势图 34511永利备用网站 9购十分彩快三app下载安装 福建22选五 2019女足世界杯赛程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走势图带连线